从梦隙中偷窥我们的意识

如果看过好莱坞新出品的大片《盗梦空间》,一部《黑客帝国》虚拟现实的梦幻版,你也许会像建筑系学生阿里阿德涅一样,把巴黎当成毛毯披在身上屏住呼吸。这部令人拍案叫绝的片子,是在向大师M.C Escher致敬,充分体现了梦天生怪诞难以令人理解。作为一名神经学家,看完片子后,我忍不住反思梦到底是什么,和我们的大脑又有什么联系。

第一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梦是栩栩如生,有故事情节的感官幻觉。梦是有意识的自我体验 – 在梦中,我们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和真实的环境没什么两样(奇怪的是,在梦中,我们没有嗅觉)。 在梦中,我们在说话,在战斗,在恋爱,在逃跑,我们不是旁观者。

梦中意识和清醒意识并不相同。在梦中,我们几乎从不会反省自己为什么能飞来飞去,为什么会见到死人。清醒意识极少能够控制梦中意识,大部分的时候意识只是搭乘梦的顺风车,四处游荡。

所有人都做梦,甚至阿猫阿狗和哺乳动物也会做梦。但是Sleep实验室的数据揭示人们严重低估自己做了多少梦。因为关于梦的记忆非常短暂,非常有限,而且几乎仅限于清醒前的一小段时间内。要记住它的唯一方法是:乘刚醒来的时候,努力回忆,马上写下来或告诉他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记住梦的内容。

虽然我们(清醒意识)难以记住梦,梦中自我却对我们的历史了若指掌。在梦里,我们常常想起以前的生活,时喜时怒,忧虑重重。也许正是由于梦中的激烈情绪,佛洛伊德揣测梦是为了满足我们的愿望。不管如何,这还是没有解开我的第二个问题 – 大脑为什么会做梦,又是如何做梦的。但是对我们每天的超现实活动,心理学家和脑科学家最近又重燃兴趣。

偶然发现

1953年,芝加哥大学的Nathaniel Kleitman和他的学生Eugene Aserinsky发现:我们曾以为大脑停工蛰伏的时间段,睡梦者的眼睛老是转来转去,心跳和呼吸变得紊乱,肌肉瘫痪,大脑活动激增(由脑电图扫描测量)。这些快速低压的脑波图和清醒状态下非常像。这种状态开始被称为快速眼部运动(REM – Rapid eye movement),以示和深度睡眠的区别。

但是在过去几十年内,这种说法慢慢开始发生变化。当深度睡眠中的人被唤醒的时候,如果你问他们“你醒来前脑子里在想什么?”而不是更容易误导人的“你在做梦吗?” 情况变得微妙起来。当人们处于快速眼部活动期(REM)被唤醒时,他们通常汇报生动的梦境。而非快速眼部活动期(non-REM)则不然。因此,快速眼部活动期(REM)和做梦关系密切。许多年来,专家们把梦中意识和快速眼部活动期(REM)大脑发生的独特生理状态联系在一起。

在非快速眼部活动期(non-REM),如深度睡眠的早期和白天短暂的瞌睡中,人们汇报的生动幻觉比快速眼部活动睡眠期(REM)更短暂,更静态,更有想法。这些幻觉通常更像是快照而不是小说,且不涉及自我。但是有一部分非快速眼部活动期(non-REM)的报告和快速眼部活动期(REM)难以区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梦游和噩梦发生在深度睡眠而不是快速眼部活动期(REM)。因此,科学家不得不修订他们原有的观念:快速眼部活动(REM)是内心主观睡梦状态的外在客观证明。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