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事件:聪明的大脑与强壮的肌肉——哪一个更重要?

如果在史前的东非要强硬起来,一些人类最亲近的亲戚攻击更大的下巴,而不是更大的脑袋。这是很大的错误。

3000万年前,灵长目动物开始统治一度葱茏的热带雨林的树冠层。对于一个特殊的群体来说,这只是一个补给站。

大约2000万年前,东非有亚马逊一样的热带丛林,对我们仍在树间悬挂的祖先来说,那里是一个稳定而富饶的家园。接着地球活动剧烈起来,大量的岩浆从现今的埃塞俄比亚迸发出来。

在接下来的1500万年前,两座高达2千米、南北走向的巨大山脉耸立于东非高原。其中间便是东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海拔一千米的下陷区。

东边的山脉使从印度洋吹来的湿润气流转向,而西边的山脉则又阻挡了从刚果吹来的同样湿润的气流。由于缺少降雨,这个裂谷开始由热带雨林变成稀疏的无树大草原。对我们的非洲祖先来说,生活在树林里不再是切实可行的生存策略。

新近的山岭地区开始成为深水湖形成和消失的地方。(参见《不同环境下的人类进化:东非扩大的湖泊》(Human evolution in a variable environment: The amplifier lakes of Eastern Africa),《第四纪科学评论》(Quaternary Science Reviews))环境的变化是巨大的进化压力的一个重要来源。伦敦大学学院地理学系的马克•马斯林教授(Mark Maslin)说,“你不需要迁徙的能力,也不需要从一个食物源迁移到另一个食物源。”不管怎样,这导致了大约600万年前灵长目动物发展的重要时刻:一些物种学习站立起来和用双脚行走。

环境迅速的变化意味着灵长目动物的进化不能停滞不前。“不是想出摆脱困境的办法,就是吃出摆脱困境的办法。”马斯林教授说,大约是250万年前,进化发生了两个转向:一个是朝着有更大的大脑方向发展以想出更好的办法适应环境,另一个是朝着有更大的下巴方向发展以取食坚硬的块茎和坚果。最初的战略是力大为王。然而下巴突出的人族(hominin)最终绝迹,而头脑更聪明的能人(Homo habilis)则成为最终走出非洲的人类的直接祖先。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