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0

Google如何统治Web

10月25日,国外网络安全机构Arbor Networks在博客中揭露Google网站总流量再创新高,占全球总流量的6.4%。

众所周知,Google是做搜索起家的,搜索现在仍是它的主打。但随着Google公司的不断壮大,它就像一只章鱼,不断把触须延伸到互联网的大部分角落。如果你在网上冲浪想不接触到Google的任何一个服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Google甚至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比如reCAPTCHA(验证码),很多网站和论坛用它来确认你是不是机器人。(2009年,Google收购reCAPTCHA。)

这只是Google众多服务中的九牛一毛。那我们来看看Google的统治现状,先从搜索开始,但绝不会以搜索结束。

搜索

Google是搜索之王,这并不稀奇。搜索就是Google帝国的坚实基础。


(图1: 2010年9月份全球搜索引擎市场份额)

虽然搜索市场的份额数字会因来源而有所不同,但不管是哪个统计来源,Google在搜索领域各个方面都是占主导地位,包括在移动搜索市场。(见下图)


(图2:移动搜索市场份额图)

网络广告

Google除了是搜索巨头之外,它在网络广告上也赚的盆钵满满。广告就是Google公司的“金鹅”,是Adwords和Adsense是Google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据比例高达97%。(编者注:金鹅,传说中每天下一颗金蛋。)

这没什么奇怪,因为除Google自身超大的网络资产外,它还为众多网站提供广告。实际上,如果要对比投放广告网站数量,如果Google是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图3:网络广告

虽然没有确切的手机广告统计数据,但据估计,Google的市场份额也应是排第一,尤其是去年收购了手机广告公司AdMob(全球最大的手机广告网络之一)。

网络分析

目前为止,Google Analytics是互联网上使用范围最广的网络分析服务。如果你访问某个网站,该网站50%的可能性使用了Google Analytics。(原文作者的意思是指全球范围内。)


图4: 网络分析服务市场比例

网络媒体

Google视频网站——YouTube,不仅是网络上最大的视频网站,其视频也经常出现在其他网站上。


图5: YouTube视频/音频

其他领域

上面这些例子只是一些比较知名的例子。在其他大量领域,Google同样有着强劲的曝光率。

  • 1. 智能手机 – 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正快速增长,据说要赶上iPhone和黑莓。
  • 2. 网络浏览器 – Chrome已是全球第三大网络浏览器,其市场份额已经超过其他浏览器(Safari和Opera等)。和去年相比,Chrome市场占有率已增加两倍。

(图:2010年9月份全球浏览器市场份额)
  • 3. 电子邮件 – Gmail也是全球最大的电子邮件服务之一,其主要竞争对手是Hotmail和Yahoo Mail。
  • 4. 办公应用程序 – 尽管或许还不能威胁其他同类桌面产品,但Google文档是一个非常有用和受欢迎的办公套件。
  • 5. 博客 – Blogger在其鼎盛时期并未主宰市场,并且又有来自WordPress的攻击,但Blogger仍然还是全球最大的博客服务之一。
  • 6. 地图 – Google地图是互联网上最受欢迎的地图应用程序,还有大量Mashup和应用程序也在使用它,并且还向iPhone和Android等提供地图功能。从使用率来看,Google Map API是最受欢迎的网络API。

编者注:Mashup,是指整合网络上多个资料来源或功能,以创造新服务的网路应用程序。比如,现在查询IP地址的网站,均可以在Google地图上显示具体位置。

  • 7. CDN – 在Google的CDN上,有很多流行的JS库(比如jQuery)。大量网站在使用这些JS库。据统计,全球有37.6%的网站使用着Google的CDN.
  • 8. Feeds不计其数的博客用Feedburner来发布RSS种子,同时,Google阅读器也是适用范围最广的RSS阅读器。

Google的未来星?

Google同样也涉足其他多种项目,其中任何一个项目都可能在未来独霸一方。

  • 1. 操作系统 – 除已经成功的Android之外,Google的Chrome OS也快要发布了。虽然是否能成功还有待观察,但它的确有很大潜力。
  • 2. DNS – Google已启动支持网民使用其DNS服务器,来替代ISP。不难想象,Google在未来将扩展它的Google Public DNS服务,来直接和其他同类服务(比如OpenDNS)竞争。
  • 3. 社交网站 – 虽然Google目前在这一块似乎并没有很高占有率(Google的社交网络为什么还没有成功),但有朝一日还是有可能很成功。(今年7月初,Google CEO施密特没有否认Google会在今年年底推出Google Me。拭目以待吧!)
  • 4. TV – 近期关于Google TV的讨论有很多,不过貌似坏消息多过好消息。具体结果如何,还是拭目以待吧。(10月22日爆出美国多家电视网封杀Google TV。昨天有新闻说Google TV 将并入YouTube。)

上面这些列表还远远没有完成,但你应该知道大概了。

王者Google

本文中的重点并不是那些确切数据,而是Google在网络和互联网上无可比拟的领地。Google现在已远远超过一家搜索引擎公司,而且已成为一个互联网广告巨无霸,如果你已看过《Google是如何搜集互联网信息》一文,你会知道它还有更多的产品(比如:最近的Google街景)。

一家公司在如此多的网络相关领域,有着如此之高的统治力。是不是让你印象深刻呢?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开玩笑说“Google就是互联网”。

 

难得一见的钉子艺术

马库斯·莱文通过把上千个合金钉子锤入白色木板中来创作作品。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Marcus Levine and His Incredible Nail Art (11 pics)

 

您的网站有疑难问题亟待解决?Google助你获取帮助

作为一家搜索公司,谷歌致力于开发可升级的问题解决方案。事实上,Webmaster Tools(网站站长工具)正是为实现这个目的应运而生:我们没有重复“通过邮件(并且是多语言邮件)回应问题”的失败尝试,而是开发出了自动化的可升级产品,为与您一样的网站站长提供网站信息,帮助你自行处理多项请求。现在,你可以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优化网站搜索改进网站链接,或在遭受马威尔病毒袭击后清理电脑


当然,我们的帮助论坛每周仍然会收到网站所有者提出的数百个问题――从“为什么谷歌里没有我的网站?”到关于某种特定的 API调用或文档字体的具体 问题。当我们看到出现某种模式的问题(如有关某个特定主题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应以可扩展的方式继续使用这些信息,如帮助我们确定产品的哪些部分需要发挥作用,或应开发哪些新特性。虽然我们仍然通过论坛、博客行业活动回答大量具体问题,但我们没有力量回答所有问题。

那么,我们如何确定哪些问题需要解决?我们制定了几条指导原则,帮助我们充分利用花费在论坛等地方的时间。我们相信,谷歌的利益和网站所有者的利益在许多领域是一致的,我们对这些领域的问题最感兴趣。我们希望改进搜索结果,促进互联网的发展;如果我们能帮助你使网站更快、更安全、更具影响力,或更具相关性,这将对我们双方和广大互联网用户都有利。我们希望一次帮助尽可能多的用户,因此我们喜欢与不止一个人有关的问题,而且我们喜欢公开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希望能够为所花费的时间增加价值,所以我们偏向于能够为你提供更深层次见解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重复我们已经在帮助中心公布的内容。

之所以要告诉你上述内容,是因为你从这些信息中可以了解到如何利用你的问题帮助我们满足上述目标,从而极大地提高获得答案的机率。下面是一些技巧,能够帮助你提高解决问题的机率:

1. 公开提问
如果你在我们的论坛中发布问题,全世界都能看到答案。假设一周以后,另一位站长Betty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她就可以立即在我们的论坛中找到答案,并因此而获益;我们也将从中获益,因为我们不需要第二次(或第十次,或第五十次…)回答同样的问题。我们非常喜欢回答公开提出的问题(通过论坛、博客、会议、视频中提出的问题…),因为许多人都可以从这样的问题中获益。

2. 做足功课
我们花费大量精力编写文章博客FAQ(常见问题解答),以帮助人们了解搜索和网站建设,我们强烈建议你在提出问题之前,先在我们的帮助中心博客附属网站上的帮助中心文章,但仍不能确定我网站上的这个附属网页是否拥有了足够的附加值,能给我一些帮助吗?” 这个问题表明你已经花费时间试图自己解决问题,这样别人就无需费时查找你已排除的解决方案,从而帮助你获得更实用的相关答案。如果我们的文档不够完善,这种方法还能帮助我们改进文档。

3. 尽量具体化
如果你提出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将很有可能得到模棱两可的答案。你所提供的细节和背景信息越多,别人就越能够为你提供具体化的相关答案。例如,如果你问:“为什么我的URL删除请求被拒绝了?”你很有可能获得连接至这篇文章的链接,其中描述了拒绝删除请求的各种原因。但是,如果你说明了被拒绝的是哪一种类型的删除请求、给出了什么样的拒绝原因,以及你请求删除的URL,那么你将得到更具体化的建议,帮助你了解在哪一步出现了错误以及应该怎样纠正。

4. 使你的问题与其他人有关
正如在上文提到的那样,我们希望能够在一个答案中帮助尽可能多的人。如果你能够明确表明:你的问题与除你之外的其他人有关,我们将更有可能给出答案。例如,“网站所有人如何使其视频进入谷歌视频搜索?请注意我问的是www.example.com上的视频。”

5. 告诉我们你是否发现了bug
如上所述,你的问题越具体越好。发生了什么?你的问题和哪个网页或URL有关?如果和网站站长工具有关,那么你在管理哪个网站?有没有截屏?所有这些信息都能帮助我们更快地跟踪问题。我们欢迎你的反馈,但如果你的反馈太过模糊,我们将无法了解你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6. 紧扣主题
你的问题和Google Analytics(谷歌分析)有关?和iGoogle有关?还是和Google Apps有关?很好;请在Analytics / iGoogle / Apps论坛中发布你的问题。并非所有的谷歌人都熟悉每一种谷歌产品,因此如果你向网站站长中心团队成员而不是Web搜索或Webmaster Tools团队成员提出以上问题,你很有可能得不到答案。

7. 保持镇静
相信我,我们看到了你的问题。威胁恐吓,暴躁易怒,指责非难,用黑体字“尖叫”,要求“帮助助助助!!!!”,或者因为你的网站没有被列入首页而指责谷歌参与了一场惊天阴谋,专门与你和你的员工作对… 这些行为不仅不会促使其他人帮助你,反而会使他们与你为敌。获得帮助的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平静地说明情况、提供细节,明确提出你的要求。

8. 学会聆听,即使不是你想听到的内容
你获得的答案可能不是你想要的那一种;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答案不正确。SEO(搜索引擎优化)和网站设计的许多领域都同时兼具科学和艺术的特点,因此并不是所有问题都有唯一的答案。如果你有疑虑,可以向其他人请教,或请他们解释他们如何或者在哪里学到了这些知识。但是你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记住,大多数人都想帮助你――即使他们不同意你的观点,或者他们提供的信息并非你所需要的答案。

 

红透中国网络+秒杀网民的天使小美女

近日, 某中国小女孩的一组照片疯传网络。网民称这位女孩为“小萝莉”。所有这些小萝莉的照片均拍摄于中国四川省的九寨沟,这里以自然美景著名。

如今,这位可人儿的“小天使”红遍中国网络。越来越多的网民对其一见倾心。小萝莉的真名叫美玲,她还有一个妹妹叫美钰,目前住在北京。

译者注:与大家分享可人儿天使的图片,并祝主人公幸福快乐!

 

脑分子或许可以叫你告别痛苦记忆

脑分子或许可以叫你告别痛苦记忆

by JON HAMILTON

乔恩 汉密尔顿

Scientists have discovered a molecule in the brain that may help erase the fearful memories that afflict people with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在经历过某些灾难或创伤后留给人们的重大创伤后遗症使人们饱受折磨。科学家在大脑里发现了一种分子,能够帮助人们抹除那些使人产生痛苦的记忆。

Red marks the amygdala

红色部分是杏仁体

The substance, described in an online edition of the journal Science, was found in mice. But it’s part of a memory system that seems to work the same way in people.

在线版《自然》杂志里描述了这种在老鼠脑内发现的分子。老鼠的一部分记忆系统的工作方式和人类的是相同的。。

Roger Clem and Richard Huganir of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made the discovery while studying mice conditioned to associate a particular sound with an electric shock.

这种物质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罗杰 克莱姆教授和理查德 哈甘耐尔教授在研究训练老鼠把一种特定的声音和电击联系在一起这一课题时发现的。

“If they hear the tone the next day, or even weeks later, the mouse will freeze” because it will bring up the fearful memory of the shock, Huganir tells Shots.

“如果参加实验老鼠在第二天甚至是几周之后听到了实验中的那种声音,他们都会愣住的”哈甘耐尔教授告诉我们,因为声音引起了老鼠关于电击的痛苦回忆。

Clem and Huganir wanted to understand how that fearful memory is created.

克莱姆和哈甘耐尔教授想知道痛苦回忆是如何产生的。

So they studied the brains of mice that had just gone through fear conditioning. And they noticed that an unusual protein appeared in the amygdala, a part of the brain involved in emotions.

因此他们研究了参加痛苦制约实验老鼠的大脑,接着他们注意到在杏仁体(大脑中与情绪相关的一部分)里出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蛋白质。

That molecule remained for only a few days and appeared to strengthen the brain circuit responsible for maintaining the fearful memory.

这种分子仅仅出现几天并且似乎在加强着维持痛苦记忆的大脑电路。

But when the researchers eliminated the protein during this period, mice lost their fearful memory. Forever.

但是当研究者在这段时间内消除了该种蛋白质后,老鼠永久的丢失了对电击的痛苦记忆。

The trick was to eliminate the protein soon after a fearful incident, Huganir says.

哈甘耐尔教授说:“消除痛苦记忆的方法就是在痛苦的事件发生后立即消除这种蛋白质”。

“Maybe this is a window of time when behavioral therapy would work much better,” Huganir says, adding that it may also be possible to eliminate the protein with drugs.

“或许这一方法为行为治法更好的实行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哈甘耐尔教授说如是。他又补充道,或许也可以用药物来消除那些蛋白质。

And he says research on people suggests that it may be possible to create a new window for treatment by having people deliberately recall a fearful memory.

在人身上进行此类研究可以为治疗提供一种新的思路,采取让人们刻意回想痛苦记忆的方法。

Researchers from New York University found that when people did that, there was a 6-hour window in which the original memory could be altered permanently through behavioral techniques.

纽约大学的学者们发现,当人们刻意回想痛苦记忆时,有六小时的时间可以通过行为技术来永久的删除原始记忆。

Experiments in rodents suggest that’s because the molecule involved in fear memories appears once again in the amygdala, Huganir says.

通过对于啮齿动物的研究表明,在刻意回想痛苦记忆时,该分子会再次出现在杏仁体内,哈甘耐尔教授说。

If so, he says, it may be possible to eliminate a person’s unwanted memory during the critical period by giving a drug that interferes with the fear molecule.

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够在一段特定的时间之内通过药物干涉痛苦分子来删除某个人想要的记忆了。

========================分割线===========================


JT aladsf (burntchemistry)
wrote:原文下面有读者进行讨论,摘录几条。

Methylenedioxymethamphetamine also known as MDMA also known as ecstacy is also useful for treating PTSD. It also is believed to work by stopping a fear inhibition pathway (involving hippocampus and amygdala) that in PTSD suffers is not functioning.

甲烯二氧甲苯丙胺,也称为摇头丸,用于治疗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PTSD).它也被认为是一种抑制恐惧传递的途径(包括海马和杏仁体), 从而使之不正常运转。

 

Question is why isn’t the federal grant agencies funding this research? Especially when thousands of young men and women whom they sent to war are returning with PTSD.

http://www.maps.org/research/mdma/

 

问题是,为什么联邦政府不给于这方面研究基金?特别是成千上万的美国年轻人打仗回来之后承受着创伤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

有网友留言也在质疑该篇科学文章的正确性,包括为什么没有提及该分子的名字。

Doug Mont (dmon) wrote:

In the basolateral amygdala, endocannabinoids and CB1 were crucially involved in long-term depression of GABA (gamma-aminobutyric acid)-mediated inhibitory currents. We propose that endocannabinoids facilitate extinction of aversive memories through their selective inhibitory effects on local inhibitory networks in the amygdala.

http://ripatients.org/medical/ptsd/

http://www.cannabisnews.org/united-states-cannabis-news/medicalmarijuana/marijuana-could-alleviate-symptoms-of-ptsd/

 

关于这方面的还可以见:

1、新脑细胞可以抹除陈旧的记忆

http://www.lifeomics.com/?p=21212

2、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

http://zh.wikipedia.org/zh-cn/%E5%88%9B%E4%BC%A4%E5%90%8E%E5%BF%83%E7%90%86%E5%8E%8B%E5%8A%9B%E7%B4%A7%E5%BC%A0%E7%BB%BC%E5%90%88%E7%97%87

3、杏仁体

http://zh.wikipedia.org/zh-cn/%E6%9D%8F%E4%BB%81%E4%BD%93

4、行为疗法

http://zh.wikipedia.org/zh-cn/%E8%A1%8C%E7%82%BA%E6%B2%BB%E7%99%82

 

从梦隙中偷窥我们的意识

如果看过好莱坞新出品的大片《盗梦空间》,一部《黑客帝国》虚拟现实的梦幻版,你也许会像建筑系学生阿里阿德涅一样,把巴黎当成毛毯披在身上屏住呼吸。这部令人拍案叫绝的片子,是在向大师M.C Escher致敬,充分体现了梦天生怪诞难以令人理解。作为一名神经学家,看完片子后,我忍不住反思梦到底是什么,和我们的大脑又有什么联系。

第一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梦是栩栩如生,有故事情节的感官幻觉。梦是有意识的自我体验 – 在梦中,我们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和真实的环境没什么两样(奇怪的是,在梦中,我们没有嗅觉)。 在梦中,我们在说话,在战斗,在恋爱,在逃跑,我们不是旁观者。

梦中意识和清醒意识并不相同。在梦中,我们几乎从不会反省自己为什么能飞来飞去,为什么会见到死人。清醒意识极少能够控制梦中意识,大部分的时候意识只是搭乘梦的顺风车,四处游荡。

所有人都做梦,甚至阿猫阿狗和哺乳动物也会做梦。但是Sleep实验室的数据揭示人们严重低估自己做了多少梦。因为关于梦的记忆非常短暂,非常有限,而且几乎仅限于清醒前的一小段时间内。要记住它的唯一方法是:乘刚醒来的时候,努力回忆,马上写下来或告诉他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记住梦的内容。

虽然我们(清醒意识)难以记住梦,梦中自我却对我们的历史了若指掌。在梦里,我们常常想起以前的生活,时喜时怒,忧虑重重。也许正是由于梦中的激烈情绪,佛洛伊德揣测梦是为了满足我们的愿望。不管如何,这还是没有解开我的第二个问题 – 大脑为什么会做梦,又是如何做梦的。但是对我们每天的超现实活动,心理学家和脑科学家最近又重燃兴趣。

偶然发现

1953年,芝加哥大学的Nathaniel Kleitman和他的学生Eugene Aserinsky发现:我们曾以为大脑停工蛰伏的时间段,睡梦者的眼睛老是转来转去,心跳和呼吸变得紊乱,肌肉瘫痪,大脑活动激增(由脑电图扫描测量)。这些快速低压的脑波图和清醒状态下非常像。这种状态开始被称为快速眼部运动(REM – Rapid eye movement),以示和深度睡眠的区别。

但是在过去几十年内,这种说法慢慢开始发生变化。当深度睡眠中的人被唤醒的时候,如果你问他们“你醒来前脑子里在想什么?”而不是更容易误导人的“你在做梦吗?” 情况变得微妙起来。当人们处于快速眼部活动期(REM)被唤醒时,他们通常汇报生动的梦境。而非快速眼部活动期(non-REM)则不然。因此,快速眼部活动期(REM)和做梦关系密切。许多年来,专家们把梦中意识和快速眼部活动期(REM)大脑发生的独特生理状态联系在一起。

在非快速眼部活动期(non-REM),如深度睡眠的早期和白天短暂的瞌睡中,人们汇报的生动幻觉比快速眼部活动睡眠期(REM)更短暂,更静态,更有想法。这些幻觉通常更像是快照而不是小说,且不涉及自我。但是有一部分非快速眼部活动期(non-REM)的报告和快速眼部活动期(REM)难以区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梦游和噩梦发生在深度睡眠而不是快速眼部活动期(REM)。因此,科学家不得不修订他们原有的观念:快速眼部活动(REM)是内心主观睡梦状态的外在客观证明。

 

互联网(Internet)之生存技巧

一、翻墙

当今互联网,最最最重要的生存技能莫过于翻墙了,有人说学好一门外语等于打开另一个世界,翻墙亦是如此,甚至说在当今的互联网,比学外语能让你看到更多的东西,因为如果不懂翻的话,你就是学100种外语也只能多半扇窗。

人 活着,除了追求吃饭睡觉打豆豆之外,总还想要点别的,比如说可以随意说话,比如说我想知道某些事情是真的么,比如说我想知道我交这么多税合理不合理呢。再 说得比较现实一点,我想知道为什么房价总是这么高,为什么有些人总是那么有权那么有钱,我想知道为什么办事总是那么难。

甚 至,有时候我们只是想使用Google,我们想学习一下Facebook的插件开发技术,学习一下Twitter的UI,访问一下Android开发的官 方网站。我在做Facebook的App开发的时候,发现Facebook的开放确实很强大,强大到你可以自己直接写Sql,真是一种很好的开放思路。

但 是很遗憾,由于某些你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的原因,互联网无法满足我们的要求,因为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保证我们信息的来源。如果你看过黑客帝国的话,我想你会 明白,没错,我们就是生活在母体内,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燃料电池,我们生存的价值就是保证母体的正常电力,当然前提是先保障自己的生存。但是很遗憾,假 如你的认知让母体的生存受到威胁,如果是在30年以前,你可能就要被关小黑屋了,但现在你自己知道是不会关小黑屋的,但你不能告诉别人,当然你的老婆除 外。

二、搜索引擎

我 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标准答案,你不能越矩,否则就错了。但你必需明白,任何一件事情,如果只听到一种结论,那有可能是错的。哪怕是学界公 认的科学理论,也会有人怀疑的,所以我们需要从多个角度多个方向去了解一件事情,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嘛。那么,我们需要更多的知识来源,基于第一条的原因, 有些搜索引擎只给你一种结果,也有些搜索引擎有奶便是娘。

搜 索引擎首推Google,无论是从搜索的准确度还是广度,都是首屈一指的。有时候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通过Google输入一个“胡”或者其它什么 字,结果它就给你一个空白页或者错误页。原谅Google,这不是它的错,它也一个受害者,具体原因与解决方法参看第一条生存指南。

当 然,你可以选择另一个搜索引擎Bing,虽然搜索的准确度不及Google,但总休来说还是不错的,也不会因为你输入一个“胡”它就不见了。至于百度搜狗 神马的我就不推荐了,因为它们常常会在你需要胡萝卜的时候给你一个白萝卜,或者在你需要一家医院电话的时候给你一个医托电话,也可能会是不管你搜索什么, 第一页的结果都是自于xx.baidu.com

三、资料收集

曾经有一篇非常有用的文章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点保存,等到我想要找它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资料除了保存,还需要管理,所以你需要工具。有两种方式可以收集资料,一是通过在线收藏夹的方式,二是通过离线保存的方式,两者各有利弊。

对于离线保存,我以前购买过网文快捕(CyberArticle)的软件,用了比较长一段时间,是一款不错的资料收集管理软件,不过现在基本上不怎么用了。现在我用Firefox上的捷狐笔记本,记录一些小东西还是不错的。然后还有一个Firefox插件叫ScrapBook,一个非常不错的离线网页保存工具。

如果希望把你收集的资料保存到服务器上的话,翻墙可以使用DropBox,不翻墙可以使用数据银行(DBank)

四、翻译

很奇怪,我们从初中甚至小学开始学英语,多数人学习了5-10的英语,但是大多数人的英语都很烂,但据说中文是全世界公认最难的语言。这个世界上许多有用的资料是通过英文传播的,不管你多么讨厌美帝美国主义等等发达国家,但是你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特别是对于IT从业人员来说,英文知识显得尤为重要,第一许多重要的资料没有中文,第二就算有中文也会延时。好吧,既然我们的英语已经差了,那么我们就想办法弥补吧。

翻译首推Google翻译,网址是:http://translate.google.com/,他可以把N种语言翻译成中文,当然反之亦然。但你不要期望它的翻译的质量有多高,虽然它很强大,但毕竟它只是一个程序。

OK,我们可以在Google翻译的基础之上再用点别的进行辅助,推荐可以使用有道词典,一个免费的翻译工具,翻译的准确率还是蛮高的。在线翻译的话,还可试试金山的爱词霸(http://www.iciba.com/)。而对于学习发音的朋友们来说,推荐Forvo(http://www.forvo.com/),这个网站很有趣,它是由全球各地的人工进行发音的,如果你有兴趣,你也可以录一段中文的发音上去。

 

用安培表显示城市发推情况的推讯仪

在大英图书馆里有这样一台推讯仪(Tweet-o-Meter),通过它你可以看到全球九大城市发送推讯的即时情况。这台机器是成长知识展(Growing Knowledge Exhibition)的一部分,机器由伦敦大学学院的高等空间分析中心建造。

Physical_tweet_o_meter_machine.jpg

这台机器实际上模拟了该中心的数字推讯仪,通过一个即时更新网站显示来自多个城市的发推情况。

这台实体推讯仪通过安培表显示旧金山、纽约、伦敦、莫斯科、上海、东京、香港、悉尼和新德里的推讯水平。2011年7月之前你都可以前往围观。

我比较好奇的是,发自上海的推讯有多少?谁在推?

 

迎接绘制世界地图的维基百科

如果你想找到一幅海地的最新地图,那么就只有一个地方可去。这是不是谷歌地图或其竞争对手,而是令人钦佩的OpenStreetMap.org(OSM),它甚至在我正在写此文章之时也在被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更新着。
它就是被成千百万的人使用的绘制世界地图的维基百科。该项目始于五年多前,在伦敦由Steve Coast创立,它已逐步建立起通过一个强大的志愿者队伍绘制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的程度的数据库,这些志愿者的数量每半年增加一倍:最新的统计为212,000人,其中10%的志愿者在任何一个月都是活跃参与更新的。截至一月底共有239人重建海地地图。如需操作过程的鸟瞰图,请登录Ushahidi的网站。
地震发生的时候它是一个提示全球的OSM成员开始下载卫星图像的信号(无论是免费获取还是雅虎捐赠),然后开始追踪街道的轮廓,这样地图就出现。在海地当地的志愿者通常使用Garmin GPS定位器补充重要的当地信息,比如哪些道路通行,医院、难民营的位置,或围墙、药房、障碍物等等——这样救援人员就可以拥有宝贵的工具。所得到的是一个新的、详细的地图频繁更新的地图,而不是像一般的商业地图。

 

这是在海地运行的许多项目中唯一一个可视为利用网络协作帮助有需要的人的开创性的时刻。其他还有包括CrisisCommons、WeHaveNeed、Sahana、开发医疗软件资源以及更多其他的项目,更不用说Twitter的#haiti标签了。对使用适当的技术在灾害地区的问题之一是,海地的砌砖工并不知道有可能已经在非洲边远地区率先的创新,这个问题Akvo正试图从水资源的角度去解决。有迹象表明Hexayurt低造价住房项目已开始在海地的萌生。

 

“开放式街道地图”自身正处在一个转折点,因为它试图从一个技术驱动的项目发展为普通消费者不仅可以理解也对它作出贡献的项目。但它遭到所谓的“公开资源综合症”观点(该观点同样影响其他OS项目,包括Linux操作系统)的质疑:熟练的志愿者在早期会有点很难理解外行的人。
然而,他们已经并持续开展这一项目的工作,而且现在工作要容易得多。几天前,我将我的本地咖喱菜屋添加到地图上(旁边的一个邮筒别人已添加了)。我需要做的是拖动屏幕底部的一个餐厅图标添加到我想要放置的位置,然后加上“印度饭店”。概括地说,这就是“开放式街道地图”声称的与其他在线地图的比较优势。用户可以添加任何他们感兴趣的细节,如自行车道、滑板区、单车公园、道路穿过的公园——谷歌地图无法到达的区域。你需要免费注册成为会员才能修改地图。有一个iPhone应用程序,Cloudmade(海岸和尼克布莱克建立的用来映射开发绘制地图的机会的公司)生产的Mapzen,使您可以插入您有兴趣在变动中的地方。如果它起飞,这将可以将项目提升到一个新水平。

通常志愿者们在地图标注的是之前没有的东西,如在肯尼亚的基贝拉的为高生活水平和消除疾病(如厕所的地方太靠近水源处)的饮用水源和厕所以及教会的基本设施提。Ushahidi和谷歌已经向基贝拉队提出,绘制包括太子港的贫民区的地图作为救援工作的努力,这些事情以前没有做过的。
戈登布朗,英国首相,刚刚重新发现协作作为鼓励市民给工党投票的方式。如果他将协作的范围扩大到包括在其所有不同的方面的开放资源运动,他将会更加的与时并进。这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最有趣的现象,是全球协作的社会。像苹果和亚马逊那样的公司,虽然生产奇妙的产品,却变得越来越控制和专权。这是发人深省的提示:一种人性的本能——零成本的相互合作——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

 

有用资源

有用资源

Emporis

http://www.emporis.com

建筑高度和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

http://www.google.com

搜索引擎

Wikipedia

http://www.wikipedia.org

免费的百科全书

Skyscraperpage

http://www.skyscraperpage.com

建筑物的高度、图和论坛

Archiplanet

http://www.archiplanet.org/

建筑方面的百科全书